(廿一)妙手回春
浏览量:2554

 

1954年9月下旬。一辆武鸣风驰电擎般开往南宁。车厢里两个汽车工人轮流抱着个重伤的同志。这个重伤的工人同志叫胡成山,是南宁市永营汽车联营社的司机助手,在武鸣不幸被汽车压倒,伤势惨重。

“你醒一醒!,醒一醒!

“喝点水,坚持一下!

汽车已经挂了最快一档,焦急的工人还嫌汽车跑得慢。

好不容易汽车才在人民中医院停稳。两个工人马上从车厢跳下,跑进医院拿了担架抬下伤员,医院的医务人员闻讯也迅速做好了急救的准备。

经过会诊,伤员的伤势非常惨重,胫骨向内错插,颈缩短了半截。不能说话也不能吃东西,呼吸困难,已昏迷不省人事。医院的医务人员经全力抢救,病人还没有转机。

正在省人民中医院试验核定他所创制药品的陈善文,听到这个消息后非常同情。但是他想自己是个劳改犯,尚在劳动监狱中,弄不好影响自己的声誉,还会加罪重判。但是救命如救火,见死不救哪还是个医生?带队监察的丘股长,看陈善文顾虑重重,便开导他:陈善文,救死扶危是医生的职责。这位工人同志危在旦夕,只要你胆大心细,周密考虑,尽了你的技术,若有万一的情况,由组织负责。你如果有成熟的想法,我便以厂方代表签字!

“由组织负责!陈善文重复着这句话,组织对自己是多么信赖,这仅仅是对自己技术的敬重吗?不是,在人民的中国里,工人的地位是多么不同。只要还有一分希翼,党组织还是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力量来抢救。自己还是个劳改犯,却得到了如此有力的政治保证。救人一命如造七级浮屠,自己为什么还如此患得患失呢?陈善文经过反复考虑,便说:让我先细心察看一下吧!

陈善文接着便细心察看伤员,翻开紧闭的眼皮,洁白的角膜变成了黑灰色,摸摸两寸口脉,脉微欲绝。伤员呈潮色呼吸,口唇深紫色。只有一分希翼了!陈善文一惊,两手反剪在背后低着头一声不响地在急救室外面踱步。进如逆水行舟,冲过浪头就是胜利!陈善文沉吟了半刻,拿定了主意:先救危,挽性命!说着他从衣袋里掏出两个自制的还魂丸,咔咔两声捏破蜡壳,放进碗里用开水拌好。在其他医务人员的配合下,徐徐给病人灌服。

服药后才十多分钟,病人双手轻轻摇动,哎哟,哎哟!轻轻呻吟了两声。好!有希翼了!陈善文一后大腿高兴得叫起来。病人闻声费力地张开双眼,看着由于兴奋而脸上涨红的陈善文。接着陈善文又亲自给患者喂了些稀粥。病人的面色慢慢变红了。陈善文看见病人已完全苏醒,便以非常轻巧的手法给患者涂改云香精,端正断骨使其恢复原位。

整个手术不要半个小时。在场的医务人员都看呆了眼,眼前这一幕是用传统的祖国伤骨科办法抢救一个生命垂危的病人,展示了祖国医学的渊博和伟大。这场抢救也检验了陈善文的医疗技术,人们都为他娴熟的正骨手法和特效的救危丸药叫好。

“老——老医生!你救了我的命,我家祖宗十八代都铭记你的恩典!经过施治20分钟后病人就能说话。

“不,不敢当,过奖了!这是诸位同志齐心协力的结果,功劳归于人民政府!陈善文谦让地说。

伤员经过治疗,第四天便能吃干饭。三个星期后便由家属携扶着出院了。出院那天,医院门口围满了人,大家都想看看这个九死一生的人奇迹般地站起来;人们更想看看这个当代华佗陈善文,都想亲睹他的尊容。因为陈善文还在服刑,外面的人是很难见得到他的。当时的南宁,民间对于陈善文的传说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。

 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 威尼斯人娱乐场
《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》编号:(桂)-非经营性-2016-0029
厂址:广西玉林市城站路1号 电话:0775-3890101 传真:0775-3892823
版权所有: 广西9778com威尼斯人集团有限责任企业 技术支撑:网大网络

桂公网安备 45090202000034号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