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十九)重病之中
浏览量:2450

 

“陈善文晕倒了!随着一声呼喊,厂卫生室的医生和管教干部一齐奔向车间。

自从公安厅1953年正式批准生产驳骨水、云香精后,陈善文的思想面貌发生了极大的变化。他不再郁郁寡欢,而是谈笑风生。不再老是躺在床上吞云吐雾,有空便到阅览室看书读报。在制药车间劳动从无缺勤,还提出合理化建议,进行技术革新,改良设备,几倍地提高生产效率。还组织本车间的犯人自制酒精,减轻了制药成本。195312月在年终总评中给陈善文记大功一次,在颁奖会上,在全体犯人的羡慕眼光中,接过了一套新棉衣、新被和新帽,还有水靴和金笔。陈善文捧着这堆奖品百感交集,论价值在过去与陈善文的地位相比是微不足道的。当初,张发奎赏给自己的二百块大洋,那是主子对奴才的奖赏。而现在这些奖品却是自己用劳动的汗水换来的,是人民政府对自己的敬重。陈善文乘兴向监狱的领导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技术改革方案,亲自设计了一个比较大型的蒸馏锅。他的建议当即获得批准,并由他负责扩建工作。

由于连日日夜加班,陈善文略感不适,但毫不介意,想不到晕倒在蒸馏锅旁。

他被抬到卫生室,发着高烧,满脸通红,嘴唇干燥,干涩的喉咙不时地发出惊恐的呼喊。他在想些什么呢?

……

他也许想起了那个风高月黑的夜晚,桂系和粤军一场激战之后,尸横狼藉。尚有一息生存的几十人伤兵,被丢在一间破庙里,他正在为那些伤兵上药。突然,庙门被人用脚踢开,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冲进来。干什么?他问。为道的一名校官把他推到一边去,指挥带来的干兵把伤兵一个个丢上担架,抬到野外。几十个伤兵全部丢入到一个事先挖好的坑里。伤兵有的痛哭哀号,有的破口大骂。哭声叫声,令鬼神为之栗色。士兵们扬起铁铲,泥土慢慢淹没了鬼哭神嚎之声。……

他的嘴唇不住地打颤,他好象有什么忏悔要向人祈告。他也许想起了……

一个农家的小孩用弹弓打中了一只麻雀,麻雀掉到了陈家的后院里,小孩爬上围墙张望,麻雀正挂在一株番桃树上。小孩从围墙上跳下来,不慎踩到药圃上,踩倒了几株草药,正要下来,陈善文从屋内冲出,吼一声:吃了豹子胆啦?谁踩坏我的草药?抬头看见小孩,怒从心起,不由分说,抓住小孩一只脚,把小孩扔到后院的池塘里。

……

他的嘴唇哆嗦着,也许,他正在做着恶梦,自己被埋进沉坑里,丢入池塘中。

他终于醒过来了。睁开眼,看到满屋的人,有地区公安处的领导,有专区医院的医生,不有监狱里的管教干部。

“我怎么了?陈善文问。

“你患了恶性虐疾,发高烧,昏迷了两天两夜。专区医院的杨大夫守了你两天两夜,监狱管理科的小陈日夜兼程赶了两天两夜的车,到广州买回来氯奎给你治病。钟股长说。

“玉林地区及梧州地区都没有这种药,真叫人焦急。

陈善文看着因熬夜两眼发红的杨大夫,望着风尘扑扑的小陈,从被窝里抽了两只瘦削拳头,抱拳向众人连连作揖,谢谢诸位,谢谢诸位。

在医务人员的精心护理下,陈善文很快恢复了健康。

鸟有反哺之恩,羊有跪乳之义。大病愈后,陈善文思想又有了新的进步,切切感到人民政府又一次给了他新的生命。知恩不报非君子。陈善文使用新的蒸馏设备,使云香精、驳骨水的产量大幅度增加,管教委员会根据他的表现又给他记了一次大功,并报请法院批准给他减了一年徒刑。

减刑宣判后,陈善文感激涕零:生我者父母,养我者人民。几十年造孽,成为人民的罪人。人民政府不念旧恶,改造教育,拯救垂危,实为再生父母,今后脱胎换骨,弃旧图新,做个新人。

 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 威尼斯人娱乐场
《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》编号:(桂)-非经营性-2016-0029
厂址:广西玉林市城站路1号 电话:0775-3890101 传真:0775-3892823
版权所有: 广西9778com威尼斯人集团有限责任企业 技术支撑:网大网络

桂公网安备 45090202000034号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