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十)夜半黑影
浏览量:3020

 

    一九四九年冬,人民解放军以推枯拉朽之势,把蒋介石几百万军队消灭了,解放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中国大陆。部分残匪龟缩在广西南部和贵州。蒋军张淦、鲁道源部在容县被我人民解放军伏击歼灭。与容县相隔不到九十公里的桂东南重镇玉林指日可克。

  敌人并甘心他们的失败,他们妄图利用桂东南地区山高林密,沟深洞多,历代土匪多如牛毛的特点,进行垂死挣扎。
  一个北风呼呼的夜晚,一条黑影敲响了玉林县新桥云茂村陈善文的家门。
  陈善文秉灯开门,待看清来人的嘴脸后,不禁大吃一惊。这个狼狈的夜来客,竟是自己在国民党军队的拜把兄弟、在206师任师长的王甲廷。
  王甲廷是玉林成均人。容县一仗,差点丢了性命,幸得人熟地不生,从死尸堆里又爬又钻,乘隙逃出了解放军的包围圈。 
  火锅里的狗肉沸沸冒出香味。三杯酒下肚,王甲廷就象一只打足气的气球。
  “陈兄,古人云:胜败乃兵家常事。老弟这次回来,就是要同你商量反共大事!”
  眼看蒋军的节节败退,陈善文的心早就冷了半截,他在陈渭琮那里再也坐不住研究他的驳骨妙丹了,当他听到从广州跑单帮做生意回来的伙计说广州已临近解放,就象热锅上的蚂蚁。他跑回云茂的老家,把金银财宝清点深埋。在他的大院里再也听不到吆三喝四舞拳弄棍的喊声。他惶惶不可终日,害怕解放军一来把他的财产没收。还害怕清算他的罪恶,平日他仗着财大势高,又有几手拳术,稍有不如意就拳打脚踢。乡间有几条人命几乎在他的拳头下丧生。虽然他有一手高超医术,却不肯为人除疾,只有愚辱乡民。乡人痛斥他为“阎罗四”,到头来他一定会被千刀万剐。他恨共产党,他也想过逃往香港做寓公,但他舍不得经他用罗经反复较量测中的“生龙口”风水好地,这块地他苦心经营了几十年,绿瓦红檐的高宅,前有翠竹后有松柏。他想起了黄久岭肚的山寨,山路迂回曲折,千沟万壑,真是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。陈善文早已有了上山为匪的准备。 
  “喝啊,为什么你滴酒不沾,不喝酒象个男子汉?”王甲廷见陈善文低头不语,故意把酒杯送到他的嘴唇边。
  “我不会!”陈善文轻轻反酒杯挡开。
  “狗肉烧酒,乃是人生大乐!及时行乐啊!老兄,你就是滴酒不沾,共产党来了会饶恕你这个地主恶爷?要知道你是挂过国民党少校军衔的医这。军人的职责就是要服从,效忠党国!”王甲廷故意刺他。
  “我的光棍司令,你的兵呢?你为什么不在前线拼搏?你别他妈的在我面前‘死鸡撑硬脚’!”
  “老兄,发牢骚谁都会。都是那帮饭桶贪生怕死。现在就要东山再起,不成功就成仁!”
  “大家两个人就能成大事?”
  “老兄,你就寡闻了,玉林五属几百万人口,不愿坐等赤诚化的仁人志士大有人在!再说只要大家上山坚持一年半载,美国就会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,到那时,又是大家的天下了!”王甲廷喝醉了酒,发酒疯似的乱吠,“你以为我醉了,不,六万山 七方利可以拉出万把人,还有梁云贵,他也有七八千人马。只要我一声号令,我的弟兄就会一呼百应。枪械辎重都还埋在山里……”
  “让我考虑考虑吧!”
  “人都来了,你还犹豫什么!在七魁楼开会,你一定要去!”
  七魁楼会议,是一群国民党残兵败将和国民党的党棍、地痞流氓、土匪、地主反动资本家的大杂烩。这群利令智昏的家伙最后决定:一九五○年农历正月举行暴乱。陈善文跟匪道杨广文、曾宗元结成匪股,被封为支队副司令。会后,陈善文便匆匆返回新桥大义一带,组织土匪暴乱。  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 威尼斯人娱乐场
《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》编号:(桂)-非经营性-2016-0029
厂址:广西玉林市城站路1号 电话:0775-3890101 传真:0775-3892823
版权所有: 广西9778com威尼斯人集团有限责任企业 技术支撑:网大网络

桂公网安备 45090202000034号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