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七)拒洋人“聘”
浏览量:3181

 

    既升了官,就得发财。

  军阀的部队民喝兵血,兵刮民膏。兵是贼,贼是兵。
  这天,陈善文正在自己房间城吞云吐雾,望着一个个烟圈袅袅升腾,就象一个个光洋铺天盖地滚滚而来。半个月了,派去云南、贵州的伙计今天应该回到了。陈善文上足了贵州旱烟草瘾,正要整装出门,忽然一个贴身护兵撞进门来,气急败坏地说:“少校,不好了,货被处长铲了。”
  陈善文一惊,这次派了几个弟兄到云贵贩烟土,下了大本钱。从云南到柳州上千里路,过了多少关卡,好不容易把烟土运到柳州,却被稽查处长没收 ,一想到几千块大洋就要变为乌有,不禁冷汗直流。
  “一路顺风顺水,怎么到了家门口反倒漏了船?”陈善文大怒。
  “可能……可能是有人告的密!”护兵说。
  陈善文一阵惊疑:真是家贼难防,盐煲发蛆啊!
  “处长没收了烟土,转手卖给了广州的刘老板。烟土已经装上了车。钱,都进了他的荷包。”护兵把探来的情报禀告。
  “欺人太甚!”陈善文一气,拔腿走出大门。
  打着饱嗝的少将稽查处长在官邸大厅接见了怒气冲冲的陈善文。
  “陈医官,稀客稀客,正要找你呢!”
  “处长,下官前来请罪,请您高抬贵手!”
  “嗬,你手下几个士兵贩卖烟土,被我没收了。据他们说,这事与你无关!”处长乜射着奸诈的目光打量着陈善文。 
  “我听说,你的部下禁烟是假,贩私是真。执法犯法何以正人之有?”陈善文象个斗鸡似的鼓起两腮,攥着拳头。
  “放屁!”处长“啪”一声打了一拳圆桌,桌上的茶杯应声掉到地上摔碎了。“谁说的,有何证据?没收来的二百两烟土,本官已下令销毁!”处长也动了肝火,那肥厚的腮巴抖动着,“鸦片毒品走私贩卖,流于军营该当何罪?本官念你初犯,看在司令的面上,既往不咎。勤务兵,送客!”
  陈善文赔了夫人又折兵。盛怒之下,脱下黄军装,拂袖而去。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 威尼斯人娱乐场
《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》编号:(桂)-非经营性-2016-0029
厂址:广西玉林市城站路1号 电话:0775-3890101 传真:0775-3892823
版权所有: 广西9778com威尼斯人集团有限责任企业 技术支撑:网大网络

桂公网安备 45090202000034号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